亚洲视频网站欧美视频网站,国产 欧美 亚洲 中文字幕,公与熄电影中文字幕


淫幻天魔皇2 作者:元阳九凤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

淫幻天魔皇---

就在这一刻,数名身上衣着是相当地暴露的杀手,从天魔祭坛旁的树林无声无息地窜出,她们只用一条紧身薄薄的火红皮带遮住身上三点,小麦色的肌肤绝大部分暴露在外,夸张的身体曲线散发着野性的诱惑,皮带似的胸衣因此而使乳房显得过度的丰满,腿下则是同样材料的长靴,浑身充满了狂野的美感。
杨紫鲸和谢婷亭跳上前,一派忠诚地说:「主人陛下请您放心,贱奴一定会誓死保护您的。」
她俩奋不顾身地挡在我的身前,不知何处取得一柄重剑手持着,剑刃宽而无锋,散发着深黑色的寒光,杀气过重的剑刃与剑柄无论色形都融为一体,带着死亡气息的古代长剑锋锐无比,漆黑的剑柄上镶嵌着一颗璀璨夺目的紫宝石,散发着非凡的魔力,她俩正要用幻魔紫剑保护我。
「去死吧!淫幻天魔皇。」
  女杀手们力贯右手长剑,长剑的光芒化为一股辉煌的黄金利芒,削铁如泥的剑气便如流星般飞射而出直扑我,而另外一名女杀手抓住手中鞭子用力一挥,三条鞭身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啸声,宛如狡猾卑劣的毒蛇般袭向我,挥舞鞭子的劲风与冲击波淩厉至极,地面留下了三条长短不一的破坏痕迹。
「圣天凤翔剑第一式-炎舞破空斩!」杨紫鲸挥剑动了起来,动作迅速而华丽,宛如熟练的舞女正以极限的速度表演,速度中又不失舞蹈的优美与高贵,异常锋利长剑的刃华过空气留下黑色的轨迹。
女杀手们突然眼前一花,万千剑影在眼前舞起,杨紫鲸手中之剑化出一层层紫红炽烈的剑芒,每一道剑芒都好像可以划破长空一般,把上来夹击的一人的剑及鞭子全部震开。
但随后沖上前来的其他女杀手剑如蛟龙般闪电攻向我和谢婷亭,她长剑狂劈化出一个又一个银亮光圈,一道道柔和中带着杀气的剑气宛如波动的流水一般袭来!
另一道波浪般的剑气,将笼罩了谢婷亭身所有要害,但她并不慌乱,后退中挽起七、八朵漂亮的剑花,拚死想保护我,但在杀气腾腾的凛冽剑势下,迎面而来的威猛剑招,剑刃相交发出之声震动整个树林!她的努力化为乌有,只可护住自己的上盘。
「冰之魔法-冰牙冻结弹!?」最后剩下的一名女杀手却专向我而来,几颗如千年冰山般,散发出极寒冻气的蓝白色光球极速丢过来,显眼的灿蓝光球凝聚着庞大的冰元素力,这精纯魔力凝集而成的超低温光球可以冻结世间万物!非一般人可抵挡私。
但几颗蓝光球却凝住在我赤裸的胸前不动,没有将冷冻世间万物的寒气爆开;令女杀手们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寒颤,这时我像拿起狂岚之弓,强烈的暴风立刻将她们包裹了起来,而且威力还不断增强着,在风暴中隐约可见另一股龙卷气流正在上狂飙着,只待集满气就要射出必杀一击,使得整个战场充斥着一股令人难以喘息的怪异压力,而且像是永不衰竭一般无穷无尽地狂攻而出。
在她们的兵器弹开的同时听到三声惨嚎的娇叫声,就像宣告我的完全胜利一般,全部女杀手掌上的武器则向天激射而出,气流撕裂她们肌肤上的火红皮带,和令她无法动弹。
杨紫鲸和谢婷亭惊讶地望着地上三名女杀手,因刚刚用尽全力才可挡住二人,但在我一道气旋之下,全都躺下,杨紫鲸微喘着道:「主人您没受伤吧?对不起害您受惊了。她们是银闪女皇霍文希的三杀手,怎幺会来伏击主人陛下的,难道她已知道淫幻天魔皇转世甦醒……」
我止住她的继续说话:「我正要吸取大量处子真阴,她送来的三杀手刚好让我享用。」命两个淫奴把三名样子妖豔的杀手,抱到天魔祭坛上,由她俩左右掰开她们双腿,让兇猛的巨龙逐一插入那些紧窄非常的小穴里;当我将粗犷的巨棒狠狠地刺进了她们的淫肉窿,就看到阴道流出的是混合着血的淫汁,沾满着狂飙的巨棒,原来因圣玆亚大陆上没有男子,所以她们仍是处女。
一双双迷人的玉腿八字分开,露出了妖豔而湿湿的阴户,一个个小嫩窟任我肏操,我的手指更捏弄她们的美乳;那令人难以忍受的痛觉再度被唤醒,女杀手的嘴 发出是半快乐半痛苦的複杂呻吟声,接着又迷迷糊糊地张开了一个个淫糜的红肿肉洞,但却没有气力做出什幺激烈的反应,只能淫叫了更大声,以解轻那狂猛的冲击!
整个日照之下,我忘形地肏捣她们的肉窟儿,在暴烈的高潮之中,逐一吸收她们体内处子真阴,是清流般注灌进我体内;当我刚接收最后一道真阴,紫色的粗筋如钢大鸡巴明显地浅淡了不少,呈现豔丽的焰红!
为了惩罚三名女杀手的冒犯,我再向她们的菊花穴进攻,命两个淫奴把三人撅起屁股,毫不留情地狠狠地捅进去;我开始大幅度抽插,粗硬如岩石的肉棒全部整条抽出,然后又全部完全插入,暴烈无情地重複着向三人这个姦淫的动作,紧缩的菊蕾被撑开成为一个个红肿的圆洞,
天魔祭坛上,充满了她们的哀号,终于她们都痛昏死去了;我便提起她们的娇首,兇悍的大鸡巴向每一个女杀手的小嘴插进去,像肏肉穴般狂捣了一会,舒服透了才各餵灌一口淫幻天精,让她们昏迷里身心出现剧变,而自己却不知道;才带着两个淫奴,回杨紫鲸的御用调教师府第去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我现在督尔国的身份,是宫廷内最大的祕密,作御用调教师的助理,而却不会向外公开,对外宣称为了专注在研究生育男子;其实因调教师杨紫鲸向女皇说,因我四十多年长居无人森林,兇性尚没有减除,不能服侍土润女皇张万玉,也是藉着这个原因,让我能够自由的在王宫的调教室;而且最好玩的一点,是督尔国的建筑,会将调教室与寝宫非常接近,这给了我不少行动上的方便。
七天后,一边回味着今天调教两个爱淫奴的余韵,我一边闲散的四处看着,一个身影却吸引了我的视线。
「午安,袁弥名统领小姐。」
「您好,调教师的助理。」
没想到会这 碰到我,一身挺拔御前保驾军装的袁弥名,先是露出些微讶异,随即热情回礼,两个人便站在原地闲聊起来。虽然现在这样我们相处的态度是这样,不过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可没像这样融洽,对于我这样奇怪的外来者,身为护卫长的袁弥名,再一开始便是抱持极度反对的态度。
虽然在张万玉的决定下,但是她以职责所需派出的监视者,却让张万玉无从反对;在全盛时期,都会有三个以上的监视员,我甚至怀疑我每天上厕所的时候,是不是都有五个以上的人在看着。
这种的情况一直维持到那次……,才让我俩的关係获得了突破性的改变。
「袁弥名,今天还要一样吗?」我低声的问道。
袁弥名一听,脸色瞬间变得通红,小小声的答道:「是。」
我便带头走进了附近的树丛 ,袁弥名并没有多说什幺,只是抬头在确定了一下四周,确定没有其他人的出入后,便迅速跟着进入树丛。
进入树丛的同时,袁弥名也解开了自己上身军服的扣子,躲进阴暗处后,才靠着树干掀开军服,露出那看上去饱满充满弹性的双乳;而取代内衣的,则是一条条鲜红的绳索,交叉捆绑在她的肌肤上,将原本高挺的巨乳绑托得更高,鲜红的绳索与雪白的肌肤,相互辉映成一副美丽的画面。
这也就是袁弥名与我之间关係大改善的原因,我用紫色迷幻魔瞳迷姦了她,夺取了她的处子真阴;反而却令她抒解了军务上压力,以我记忆中丰富的魔界调教经验,是脱光捆绑起来交媾,我立刻就用这个方式享受了她的美妙玉体。
结果第二天,袁弥名便主动的跑上门,要我在两个爱淫奴的面前,再一次捆绑强姦她,可能她还有着準备奉献出菊花小穴的打算,但杨紫鲸和谢婷亭都饥渴不己,只好下次才开她的菊花小穴。
袁弥名更坦率的面对自己的嗜好,但碍于护卫长的职责,让她只能够以自缚的方式来稍做抒解;得到我粗糙火灼的大鸡巴慰藉,她就已经非常满足了,甘心作我的玩物,任由我姦淫。
看着袁弥名那一副娇羞的样子,虽然与她平时英姿爽朗的样子有很大的差 异,但还是显得格外动人,让我刚才还已满足的慾火再度高昂。
「还有呢?」毫不掩饰自己霸道的语气,让袁弥名听得更加害羞,但她还是乖巧的解开裙子,顺着高挑的双腿滑落到地面,让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红绳遮掩嫩肉窟,透明的一丝水痕沿着光滑的大腿滑下,渐渐扩大,染出一片小小的湿痕。
我的话就像是命令:「再来呢?」
袁弥名听到了我命令,轻吸一口气,单脚撑地,左脚举高过头,用左手撑住背紧靠树干,将自身最隐密的阴户向前挺出,羞耻的感觉让她的肌肤渐渐泛红,细声的说道:「请…请主人……享用……淫奴的…小穴。…」
现在看到一向严肃正经的袁弥名,露出全身最隐密的地方,驯服的哀求我的垂怜,这个样子就算有人亲眼看到,大概也不敢相信吧。
姦视欣赏着袁弥名所摆弄出的姿态,像是要用眼神强姦他一般,紫瞳双眼如有生命般的在她的身体最敏感的地方巡摸,我感觉到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身体也开始微微的发抖;我解开裤子掏出大肉棒,慢慢将火灼的大鸡巴,对準她湿润水亮的阴户贴过去,当大龟头的尖端碰触到温热湿润的阴唇时,她仰头发出微弱的呻吟。
我并没有将大肉棒立即直接插入小淫窟,只是像在挑逗般,握着粗筋盘体的巨龙轻轻在阴唇上摩擦;受到这样的挑逗,她微微扭动着身体,双眼便露出深切被强捣的渴望。
没有多久她,便无法忍受这样的挑逗,自动挺动着下体,想要让阴户吞入我粗犷的巨棒,但受限于这姿势,她只感到更加深了对自己的刺激,持续的挑逗及刺激下!
袁弥名无法在逞强下去,呻吟着哀求道:「嗯!……主…主人!…喔……给我!……给我吧!…喔!…我要…主人…的…大肉棒…呀!…啊!…噢…我…好……好痒哟!…」
在她认输求饶的同时,我已经知道她已到达极限,也就挺起钢硬的巨棒,一口气的插入能进至的最深子宫之处;瞬间,阴穴感到饱满和贯串的快感,让袁弥名失控地狂猛地尖叫出声来,但又马上惊心动魄地用自己的右手掩住自己嘴巴,让尖叫的声音嘎然而止。
「没关係呀!让妳的属下看看,她们平常正经又威风的队长,原来是这幺骚姣又淫乱的女人。……」我一边嘲笑着袁弥名的行为,又一边按住树干,大力的抽动着粗犷的巨棒,奇特的肏操环境,使我每一次的深入都能感觉到她的阴穴内的激烈收缩。
袁弥名把注意力全部都移到自己被抽挤的下体阴道上,随着大肉棒的进出而发出沈闷的浪叫声,与阴穴传出的扑、嗤声和身体相互撞击的啪、啪声,搭配成淫靡的乐曲;只是,这种感觉大概只有我这幺想到,陷入快感的她双眼已经模糊起来,樱唇仍压抑着那尖声。
「喔……嗯……主人…噢…噢…噢…你真……会…真…会插穴…啊!…噢…噢…玩得……妹妹…好爽啊!…噢…好…好棒……啊…噢…噢…啊……噢…噢……」
在袁弥名的意识快被高潮吞没的时候,不远处却传来细微的声响,有两个女侍正闲聊中走过来,她没有任何反应时,我已经抽出粗筋盘体的巨龙,顶住她的嘴巴,着她躲到树后。
「最近的工作满累的呢。」
「是呀,建国祭快到了,越来越忙了呢。」听清楚声音的同时,袁弥名的樱唇突然僵硬起来,显然她也感觉到有外人来了,两个女僕抱着东西慢慢朝我这个方向走来,一路上还一边闲聊着,依照她们的速度和方向看来,应该不会察觉到我这个位置的动静,突然她俩却停下来说话。我突然想到一个恶作剧的方式,我趴下身子压在身下的她躯体,低声说道:「没事,只是路过的人。」
「呼……啊……」就在袁弥名放鬆的时候,我突然伸手把玩着她挺起的乳头,突来的惊吓和刺激让她差点叫出声来,连忙用双手再紧紧掩住自己的嘴巴,同时回头看着我。
我整条粗犷的巨棒再紧紧压住袁弥名的阴户,低声说道:「你还没有在别人的面前做过吧,淫蕩的袁弥名。今天可想试一试?……」
听到我的话,袁弥名立刻明白我的含意,原本惊慌的大眼变得湿润,把自己的丰满屁股微微向上翘起,我凭着感觉调整肉棒的位置,粗暴的插进她潮湿的小阴穴里。
「唔……噢…噢……好舒服啊!…」虽然已经性交过数次,但她这次所做出的反应让我惊讶,即使有被发现的危险,她仍然积极的挺动自己的屁股,阴道内的收缩更是我初次感受到淫秽的激烈,显然这种可能被人发现的刺激感更能让她感到兴奋。但这种紧张的刺激感,确实让人更加兴奋,只可惜我却必须要注意外面的动静,反而她却像放弃了一样,越来越激烈的套弄迎合我粗犷兇猛的巨棒,眼看情况有点失控,我连忙伸手拉过她脱下的裙子,塞进她的嘴巴内。
没了后顾之忧的袁弥名,反应更为狂猛激烈,但我因为要注意外面的动静,反而更加无法投入;好在那两个女侍很快就离开了,大概是因为急着要送东西吧!
总之,当两个女侍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时,我突然大喝一声,伸手捏住袁弥名的巨乳,忘记了一切的技巧,脑海只剩下狠狠的大力抽插念头,好能一举宣我压抑许久的霸王肏穴冲动。
「啊…噢…噢…啊……好…好厉害……啊…噢…噢……噢…噢…啊…不…不行……顶…顶穿了……噢…噢……啊……插…插死了…噢…噢…啊……噢…噢…」
「啍?…这个臭婊…子…会…插死啊?…唏!…唏!…唏!…」我的魔性如脱彊野马,钢硬的大龟头不停地抽顶她的子宫…………
「喔……主人…噢…噢…插死…我!……嗯……插死我!……用力插…用力插死我吧!…啊…噢…噢……噢…噢…真的…插死我了……啊…」几乎袁弥名忘了这是皇宫的花园,在呐喊声中达到高潮,完全忽视自己所在的地点,痛快的以嚎叫宣出心里的所有快感,最后阴肌收缩至极紧凑,才猛然吐出阴精,高温烈炎焚烧般的娇躯,宛如回到地狱般,烧尽她全身上下每一寸的肌肤神经;好一副淫糜的样子。……
将享尽奇异高潮的袁弥名弃置在花园的暗处,我吸收了她的阴精后,不觉疲累反有点再来的心情,但她的小穴已无力逢迎,沈浸在高潮快感中的她,脸上有着满足的朦胧感,趴伏在地上,多至满泻的白浊阴精随着她的喘息,一点点的从阴户中流出、滴下,再肏也没有意思了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